OTT與網路影音服務的發展

有線電視與衛星頻道有數十年的時間一直是消費者接收影音節目內容的主要來源。由於網際網路的興起及網路影音技術的發展,媒體生態面臨巨大的改變。媒體產業由原先的抗拒,逐漸嘗試將網路媒體納入原有生態體系的一環。但無論傳統媒體如何嘗試改變,改變的速度仍舊不及新興技術媒體引爆的結構性衝擊。媒體市場在不知不覺之中正快速地被新興媒體瓜分。傳統媒體已經面臨生死存亡的戰役,OTT (Over-the-top)就是網路影音媒體的主要關鍵技術。

OTT 服務表示在網際網路提供聲音、影音與及他類型的媒體內容,OTT業者為獨立之網路內容供應商,OTT服務建構在網路之上,不需要特定網路服務供應商(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 ISP)或是特定有線電視多系統業者(Multiple-System Operator; MSO)的支持。另一種與OTT類似的服務就是IPTV (Internet Protocol Television),IPTV緣起於寬頻尚未普及的階段,電信業者採用專屬的電信網路傳送網路影音,用戶端裝設機上盒(Set up box)來觀賞網路影音。像中華電信所提供的MOD 頻道就是屬於IPTV服務模式。IPTV與OTT都是採用網際網路協定(Internet Protocol)來傳遞影音資料封包。OTT與IPTV最大的差別在於,IPTV必須與特定的電信業者ISP或特定的多系統業者MSO合作,IPTV使用特定的電信網路或是特定的Cable頻道傳遞數位影音內容。OTT服務沒有這樣的限制,只要能夠連接網際網路,具備足夠頻寬就可以提供OTT線上影音內容服務。例如Youtube、Netflix都是屬於OTT服務模式。嚴格講OTT或IPTV並非技術標準定義而是階段性商業名詞,畢竟Youtube 服務都已存在超過十年以上。

OTT或是IPTV從技術觀點並無實質差異,從商業觀點兩種商業模式卻是絕對地壁壘分明。OTT業者對網路服務供應商ISP沒有排他性,IPTV業者必須獲得網路服務供應商ISP絕對支持,甚至IPTV就是電信業者原生業務,所以是完全的排他性。許多網路影音內容業者初期以OTT商業模式進入網路市場,但是在寬頻網路不普及或OTT業者錯估網路環境情況下,被迫轉換為IPTV模式。IPTV的必要條件是必須獲得多系統業者MSO或網路服務供應商ISP絕對支持,由於市場高度排他性,網路影音服務業者必須付出很大代價才能換取數位內容上架機會。以壹電視開台的情境為例,壹電視初期以OTT模式進入市場,由於昂貴的網路頻寬成本及消費者收視習慣尚未改變情況下,壹電視必須尋求多系統業者MSO或者是電信公司ISP支持(IPTV模式)。最終以高額的代價換取有線電視頻道上架。

寬頻網路的發展是不可避免的趨勢,隨著寬頻的普及與網路資費的合理化,加上未來如付費電視等加值服務的發展,可以預期OTT終將成為網路影音內容服務的主流趨勢。除了像Google等少數大型內容服務公司具備全球網路外,多數OTT業者並沒有網路基礎建設,在網路服務供應商ISP眼中OTT只是搭便車的人(Free rider)。在充分競爭的電信網路市場中OTT服務面臨的問題也許不多,但是在壟斷或寡占的電信市場中,網路服務供應商ISP不會任由搭便車的OTT業者予取予求。遑論已有IPTV的電信業者或有線電視業者,OTT業務直接衝擊業者原有影音媒體市場區塊。

OTT業務在國內屬於第二類電信業務,第二類電信業者最大困境就是網路互連成本過高,甚者可能無法互連。網路互連議題在政府相關主管機關已歷經多年研議與討論,包含檢討市場機制或政府介入、中立的網路交換中心、規範網路批發價格等,依然無法找到理想的解決方案。

台灣電信網路市場一直是高度寡占的市場,電信市場主導者擁有顯著市場力量(Significant Market Power; SMP)。OTT業者即便在最好情況下,仍需為網路互連付出高額的成本。最糟糕情況是,OTT與ISP或MSO影音業務衝突,OTT服務面臨網路差別待遇,例如總用量管制。這一點延伸到一個新的法律議題:網路中立性。法規框架的調整一向不能與科技發展的速度相提並論。期待新興科技議題在舊有法規系統找到理想方案近乎是緣木求魚。想投入OTT的新創公司,對於將面臨的網路市場環境與法規環境,應該要有更充分的評估與準備。我們相信OTT是網路影音發展不可避免的方向,但這個方向未必是一條平順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