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v6 -充滿潛力與機會

2011 年2月3日是IANA IPv4位址枯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它引發了全球網路位址註冊管理機構啟動”剩餘IPv4位址空間分配 ”的政策。這項政策要求一旦IPv4產生枯竭,IANA將剩餘的IPv4位址區塊平均分配給全球五大區域網際網路註冊管理機構(Regional Internet Registry; RIR),分別為北美區ARIN、拉丁美區LACNIC、亞太區APNIC、歐洲區RIPE NCC、及非洲區AFRICNIC。每個區域網際網路註冊管理機構可以取得/ 8 IPv4位址區塊(約16萬個IPv4位址)。就在今年2015年9月24日,北美區網際網路註冊管理機構ARIN也正式宣布北美區IPv4位址已經枯竭。

北美區ARIN IPv4位址枯竭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因為北美區是OECD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國家中網際網路基礎建設最發達的國家,也是網際網路內容與應用服務商最多的地區。北美區擁有的IPv4位址數量佔IANA全球IPv4位址總數量的40%。當北美區ARIN宣布IPv4位址枯竭,這個訊息值得我們深入分析它所代表的意涵。

北美區是IPv4最大的消費地區。在IPv4枯竭之後,北美區網路服務供應商被迫必須尋找IPv4枯竭後期的解決方案。非洲區AFRINIC是目前全球唯一仍有IPv4正常發放的地區,從非洲區移轉可用IPv4位址區塊到北美區看起來似乎是一個合理的方向,但事實上這個方向並不是一個務實的想法。進行IPv4位址移轉首先需通過跨洲位址移轉政策,IPv4位址移轉不是正常的位址資源發放管道,它的供給與需求不是常態發生、且充滿過多不確定因素。移轉策略或許可能解決少數完成移轉合約之網路服務供應商需求,但數量稀少的移轉供應量對絕大多數的網路服務供應商並沒有太大助益。這樣發展結果最後只剩下一個選項-全面導入IPv6。

非洲區AFRINIC是目前全球常態發放IPv4位址的最後一道防線,很多人也好奇這的情況對非洲到底是優點還是缺點?我們先回顧IPv4過去枯竭的歷史情況,亞太地區APNIC是第一個發生IPv4枯竭的地區,它發生在2011年二月。隨後歐洲區RIPE-NCC在2012年九月發生IPv4枯竭。除了北美區外最後發生IPv4枯竭的是拉丁美區LACNIC,它發生在2014年六月。這些地區的IPv4位址雖然已經枯竭,但是這些地區的網路基礎建設仍不間斷的快速成長。直到現在,亞太區APNIC在國際上一直以IPv6領導者自居,而拉丁美區LACNIC也不遑多讓,拉丁美區的IPv6網路滲透率更居全球五大 RIR之首。

從這個趨勢我們看到,一個地區IPv4資源的枯竭,並不會對該地區網際網路的建設與發展帶來負面的影響,它反而激勵這地區更積極擁抱未來。一個資源的耗盡,反而造就了未來更多豐富資源。過去我們一直努力維持新建網路與舊式IPv4網路相容與連通,這種人為操弄限制,結果就是不斷維持老舊的設備與過時的技術。過度的遷就形成現有網際網路滿目瘡痍。不僅限制技術的更新,也嚴重阻礙經濟與商業的發展。眾所周知,行動網路技術與眾多創新服務正快速改變全球資訊環境格局,這也是帶動IPv6新網路型態的最佳契機。非洲雖擁有了僅存的IPv4資源,它是資源也是限制。IPv6已經是全球四大洲的唯一選項,如果非洲因為擁抱太多IPv4位址,錯失了科技環境轉變的大好機會,將是非洲最大的遺憾。

隨著 ARIN IPv4位址枯竭,IP位址的比賽規則已經被徹底改變了,這個發展也影響五大網際網路註冊管理機構RIR未來的經營模式。RIR將由資源發放管理機構轉變為公共資料庫服務提供者,尤其是提供更準確的IP位址註冊相關資訊,例如地理位置及IP公鑰資訊等。讓用戶更容易的取得位址資源,網路服務供應商更有彈性的管理位址資源空間。以資源公鑰基礎建設RPKI (Resource Public Key Infrastructure)為例,RIR網際網路註冊管理機構RPKI公鑰服務可驗證IP位址真實性,甚至驗證網路路由資訊(Routing Database)。資訊安全是網際網路過去最為人詬病的一環,全球網路未來在RPKI保護傘內,資訊安全將獲得更充分的保障。

另一個令人鼓舞的消息是,包括Google、Facebook、蘋果、微軟、Comcast等國際大型資訊科技公司已經全力推動IPv6技術,透過其全球網路或是服務支持IPv6技術。他們對未來全球資訊網路環境的共識是一致的。這些公司積極參與及投入,已經確保他們為未來作好準備,在這些公司帶動下,新技術需求也會逐漸擴散到網路設備製造商、軟體廠商及其他網路服務供應商。我們可以預見IPv6相關的市場機會與工作將數倍的成長,網路外部性效益將使IPv6動能更加強勁。IPv6的潛力與市場已經完全被釋放。過去許多決策者諮詢IPv6技術投入最佳時間點,這個答案已經很明顯,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刻。